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第九百六十九章 背后一刀

发布时间:2020-01-16 22:10:16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第九百六十九章 背后一刀

俄国在日本西南战争中吃了大亏,黑海方向和巴尔干方向的扩张也都受阻,正在抓紧时间谋求发展,蓄集力量,现在同英国和乾国开战肯定吃不消,所以虽然俄国人在这次事件当中表现得很是强硬,但萨拉知道,色厉内荏的俄国人轻易是不会考虑开战的。而英国一向谨慎的采取制衡策略,如果俄国退却,英国也是不会过分逼迫俄国的。

让萨拉感到担心的,是东方的大乾帝国。

大乾帝国国内的保守势力过于强大,而且一向盲目排外,遇到事端则一味蛮横强硬,就如前任乾国驻英国公使郭筠仙所说的:吾尝谓中土之于西人,可以明目张胆与之划定章程,而中土一味怕。西人断不可欺,而中土一味诈。中土尽多事,西人尽强。一切以理自处,杜其横逆之萌,而不可稍撄其怒,而中土一味蛮。彼有情可以揣度,有理可以制服,而中土一味蠢。莫乃无可如何!听到俄国间谍在英伦谋害大乾皇帝特使,乾国的保守派大臣和清流士子是一定不会放过这样的可以大做文章的机会的。

如今林逸青不在国内,乾国一旦受保守派左右,因此同俄国发生争端,并归罪于林逸青,很可能掀起自天津教案以来第二次排外风潮!如果那样的话,将极大的影响东方耶路撒冷计划的实施!

亲爱的,你怎么了?丈夫陈鸿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打断了萨拉的思绪。

看到丈夫向自己走来,萨拉起身迎了上去。

我在担心,伦敦发生的事会影响到北京的局势。萨拉对陈鸿说道,你去过林那里了?

是的,陈鸿点了点头,上前握住了妻子的手,我刚从他那里回来,林说他一定会出席父亲的寿宴。

他说没说北京有没有消息?萨拉问道。

我和你担心的一样,所以问了他北京那里会不会出现不利于他的情况,陈鸿答道,林回答说,他目前还没有收到什么消息,但他同时又告诉我,他离开北京的时候,已经做了妥善的安排,不论发生什么事,都有人会帮他处理,所以完全不必担心。

听了陈鸿的回答,萨拉不由得微微一愣。

看样子他早有准备,留了得力的干将在北京主持局面呢。怪不得他这样的轻松

我相信林的能力,他有这个本事,所以亲爱的,你也不要过于担心了。看着妻子有些憔悴的面容,陈鸿柔声安慰她道。

北京,城郊。

早晨7点钟,一辆由几名属于使馆卫队的美国骑兵护卫的两轮轻便马车离开了美国公使馆。

马车里坐着女画家卡萝尔和美国驻乾国公使丹比(denby)的夫人。她们的目的地是清绮园,今天是卡萝尔为大乾帝国皇太后仁曦画像的日子。

离开城区之后,马车就在肥沃的田地之间穿行,眼前是美丽如画的风景。昨晚刚下过雨,一切都新鲜宜人。潮湿的汉白玉石铺就的地面像闪光的溪流一般向前延伸着,道路两旁的玉米田和麦田绿油油的,时而有一丛侧柏树的暗影掠过,从中露出寺庙的围墙。远处清绮园所在的群山处于柔和的蓝灰色天空之下,精美绝伦,所有这一切组成一幅赏心悦目的图画。

不久,乾国总理衙门派来护送她们去清绮园的一支仪仗队就加入了原来跟随在丹比夫人马车后面的使馆马队。

一个半小时的驰骋之后,她们的车穿过了一个热闹的村庄,经过了一座庞大的喇嘛庙的焦黄废墟,沿几位宗室亲王的夏日别墅的围墙而行,不久清绮园中美丽的山谷湖泊就映入了眼帘。山的顶上有茶室和庙宇,运河的流水拍打着宫殿前的汉白玉平台。

像所有的东方宫殿一样,乞丐跛子瞎子坐到了外廷门坎上,从进出总理衙门和皇宫外廷的亲贵大员和他们无数的随从那里得到慷慨的施舍。总理衙门在朝廷驻清绮园(距京城16英里)期间,为了办事方便,在大门左侧设有办公处。

她们在总理衙门前下了车,有好几位官员带了他们的翻译走出来迎接。她们在朝房稍事休整后走出来,遇上宫里前来迎接的总管太监,他带领她们来到带红色罩套的宫轿前,这轿每乘是由6个人抬的。他们抬着她们过了正中门(这是皇太后和皇帝专用的),从左边一个门进去,这就进入了乾国皇帝神圣的离宫之一,在仁曦皇太后最喜爱的宫殿的围墙之内了。

她们被抬着迅速穿过各种各样的庭院和花园,一路目不暇接,最后来到一个较大的长方形的院落,里面满是一盆盆珍稀的开花植物,以及许多长得很漂亮的灌木。轿夫们在这里放下轿子。她们下了轿,夹在几个太监之间一直往前走。她们面前装饰着明艳艳的朱红大寿字的巨型玻璃门被无声无息地打开,她们最终来到了乾国皇太后的御座房之内。

一群公主和侍从女官站起来迎接她们。

她们是10点一刻到的,所以过了一些时候皇太后和皇帝才出现。他们进来时简简单单,不事喧哗。卡萝尔是注意到一阵突如其来的静默之后才觉察出来的,赶忙回过头去看,就见一位娇小可爱的贵妇人满面笑容,十分友好地招呼丹比夫人。宫女中有一个悄悄说了声皇太后陛下。但即使是这样,卡萝尔仍然难以将眼前这个慈眉善目面貌那么年轻笑容那么有魁力的贵妇人与这个古老的国家的最高统治者联系起来。

一个样子几乎有点稚气的少年跟她一起走了进来,这就是天子――大乾帝国的皇帝。

招呼过丹比夫人之后,皇太后将目光移向了卡萝尔,她上前行鞠躬礼。

皇太后向她迎来,伸出了手,脸上的微笑完全把她征服了。她不由自主地把皇太后典雅的手指抬到了自己的嘴唇边。这是礼仪所无的,是卡萝尔对皇太后出乎意外的魁力所发自内心的赞美。接着她转过脸去,把手仪态万方地向皇帝伸展了一下,轻轻地说了声皇帝,并在卡萝尔向皇帝行正式的鞠躬礼时仔细地注视着她。皇帝微微弓了弓身子以作答,脸上带着公式化的微笑,不过当他精明的目光掠过她的身上时,她感觉到他也在仔细观察我。

由宫女翻译着谈了一会儿之后,皇太后叫人把卡萝尔的画具拿了进来,她自己则退下去换上准备画像时穿的长袍。

她离开御座房之后,卡萝尔努力考察了一下环境。殿内高大宽敞,但窗户的上半部分都糊着纸,毫无明亮可言。惟一有点光亮,可以用来作画的地方,是玻璃门之前。

这点地方就这么大一幅画而言实在算不了什么。为了让画和被画者一样得到亮光,卡萝尔将不得不把她的画架放得离宝座很近,而对她要画的如此一幅巨画来说,这么做是很不利的。当她想到她马上将在这个地方开始作画,想到她一落下笔也就不得不在同一块画布上完成这件作品,她的心不禁重重地沉了下去。

皇太后的愿望是,最主要的,肖像要大。卡萝尔事前就被告知她不会理解以小幅开始或先画几幅习作的做法――如果她不是一上来就从大画布开始,她很可能就不再给卡萝尔摆姿势了。

事实上就是这天早晨她们在总理衙门被告知皇太后将只给她画两次,所以这中间是没有商量余地的!没有事先摆姿势这一过程,没有素描可供选择,只有一会儿时间挑选姿势,而且一经选定就不能更改――可她对她的作画对象的个性或她能摆出什么姿势来完全是一无所知。

所幸她对这些不利的情况没多少时间考虑,皇太后不久就回来了。她穿了件明黄色的长袍,上面绣有颜色宛若实物的紫藤,密密地用珍珠装点着。这是渤族的服饰,式样优美,从脖子拖到地上,用的是一整块料子。右开襟,玉钮扣。长袍的料子是一种硬而透明的丝,底下衬了件较为柔软的衬袍,颜色和长度相同。衣襟最上面一枚钮扣上挂了一串18颗硕大的珍珠,珠与珠之间以扁平而晶莹透明的翠玉隔开。同一枚钮扣上还挂了一大颗经琢刻的淡色红宝石,下拖黄色的丝流苏,流苏尽头是两颗大大的梨形珍珠,美得罕见其匹。腰间两面悬着淡蓝色的绣花丝手帕和带有长黑丝流苏的香囊。她脖子上围着一条淡蓝色二英寸宽的围巾,用金线串着大颗的珍珠绣成。围巾一头塞在衣襟里,一头垂着。她乌黑的头发从当中分开,在头顶挽了一个大而扁平的发髻。

从前拥有一头秀发的渤族贵妇人都通过一枚金玉的环把自己的头发挽起。皇太后和宫廷女官们则用缎子取代了金环和玉环,这样较为方便,也不容易乱。她们的头发光滑得像缎子一样,发髻周围绕着一串珠子,正中是一颗硕大的红色玛瑙珠。头饰右方悬着一挂八串漂亮的珍珠组成的璎络,一直垂到肩上。

皇太后的手佩戴着精美的手镯和戒指,左手的是晶莹的翠玉,右手的是黄金的,上面镶嵌着红宝石和珍珠。

皇太后矫健地迈步向前,问卡萝尔双龙宝座该放在哪里。卡萝尔说明了位置,太监将宝座放在卡萝尔说的地方之后,她就坐下了。为了避免坐时膝盖显得太高,她不得不坐在垫子上,这样坐时看上去比站立时高大多了。她摆了个惯常的姿势,对卡萝尔说她随便作什么提议都可以。但卡萝尔已经认定姿势和环境必须尽量典型和个性化,既然她没有时间来研究对方,有关皇太后的位置和周围摆设就只能依据她自己的判断了。

时间已近11点了。

无论如何这笔总要落下去才好。每一个画家都知道空白的画布处*女一般洁白无瑕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时,那种无限的可能在自己身上激起的一种近乎敬畏的感觉。实在太大,对如何开头卡萝尔迟迟下不了决心。这块空白的画布可能会成为一幅杰作,充分表达出她的思想,也可能将其努力化为扭曲支离的一团糟。

今天处于陌生的环境之中,又受制于那些个少见而不利的条件,卡萝尔踌躇得比平时更厉害了,因为她能否将这幅肖像继续下去完全系于这开始的一笔。

卡萝尔的手抖了起来,皇太后那神秘莫测的眼睛尖锐地注视着她,同样叫她心里七上八下。可就在这时殿内的八十五座钟开始以八十五种不同的方式报时了。

吉时到了。

卡萝尔举起炭笔,在这位大乾帝国的皇太后权势赫赫的女人平生第一幅肖像的画布上落下了第一笔。

公主女官以及大太监和侍从鸦雀无声地站在四周,专心地注视着卡萝尔的每一个动作,因为只要与皇太后有关的事都是庄重的仪式。

有一会儿,那八十五座钟的最轻微的嘀嗒声都仿佛大教堂的钟声在卡萝尔耳边轰然作响,炭笔落在画布上听起来就像是巨型锯子在锯木头。接下来,幸运的是,卡萝尔的兴趣上来了,于是除了她的绘画对象和她的工作之外,她对其它一切都浑然不觉了。

卡萝尔的工作稳步推进的时间好像极短,皇太后没过多久就把脸转向翻译,说今天干得够多了,各项条件得到满足,画像是吉时开笔的。她又说她知道卡萝尔又是工作又是从京城赶了这么多路过来,一定累了,嘱咐卡萝尔好好休息,嘱咐她们用一些点心。接着她走下宝座,过来看画稿。

卡萝尔已经粗粗勾勒出了整个身体,并较为细致地画了面部。皇太后的个性强烈而分明,卡萝尔成功地将其融人了不少在这幅粗略的草图中,看上去颇有几分相像。她挑剔地看过一会儿之后,表示对此感到很高兴,并对卡萝尔的画艺恭维了几句。不过卡萝尔本能的感觉是,这与其说是她在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还不如说是出自一番好意,希望让卡萝尔放松下来。她看过画之后,就招呼丹比夫人和众位公主过来看,还一起对它讨论了一会儿。

就在这时,一名太监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对总管太监低声耳语了几句,总管太监来到了皇太后的身边,看到总管太监上前,几位公主和女官都退到了一边。

总管太监在皇太后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皇太后的眉毛似乎动了一下,接着她闭上了眼睛,缓缓的点了点头,那意思似乎是说我已经知道了,总管太监随即退了下去,几位公主和女官们又围了过来。

接着皇太后转过脸来对卡萝尔说,她对这画很感兴趣,想看它继续下去。她一边直接看着卡萝尔的眼睛,一边问卡萝尔是不是愿意在宫里留几天,这样她可以在高兴的时候坐着让卡萝尔画。

这一邀请使卡萝尔高兴万分。她对皇太后如此亲切地发出的邀请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心想这么一来就为得到这位最有趣最引人注目的女性的高质量肖像创造了良好的开端。卡萝尔甚至乐观地怀有说不定可以侥幸将整幅肖像都在宫里完成的想法。

皇太后见卡萝尔答应了下来,好像很高兴,说她一定尽力让卡萝尔感到愉快。接着皇太后离开了。

卡萝尔她们受到了宫廷午餐的款待。

皇太后一向独自一个人进餐。有客时,宗室公主作为宫廷女官之首就充作主人。主客被安排在她左右。这一回客人是众公主诰命夫人及其两名贵族女子丹比夫人,还有卡萝尔。

餐桌以鲜花和水果作为点缀,被摆得满满的乾国菜肴压得喘不过气来。外国菜肴是按照法国方式送上来的。乾国菜肴色香味俱佳,立即吸引了卡萝尔,不过有人告诉她对它们要有一个适应过程。桌上除乾国饮料外,还有法国矿泉水和葡萄酒。这些美味珍馐她们吃了个一干二净,每个菜都尝到了,还学着用筷子,虽说客人面前也都摆了刀叉。

午餐毕,皇太后和皇后(故去的彤郅皇帝的妻子)走了进来。皇太后以与早上介绍皇帝时同样的优雅将这位皇后显示给她们,同时口中说明她的身份。紧跟在皇后后面的,是几位妃子,皇太后也给她们作了介绍。

接着,皇太后告诉丹比夫人,那天她叫的演员还呆在戏台上,邀请她们去听戏。

皇太后和丹比夫人前行,卡萝尔和皇后以及众公主跟在后面。她们经过几个鲜花盛开的院落,最后来到一个最大的,就是戏楼所在的院子。

戏台突出到这一长方形院落的中央,上有屋顶,后有供演员上下台的门,其它三面面临观众。戏楼前方,横跨鲜花盛开好几处摆着富丽堂皇的黄铜动物装饰的大院的,是一幢可以称之为皇家包厢的建筑物。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看病好不好
成都九龙医院电话
贵州癫痫病研究院
深圳医院妇科都检查什么
治疗牛皮癣医院郑州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