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逆月记 第三十章 开启神识!

发布时间:2019-09-26 02:16:29

逆月记 第三十章 开启神识!

水潭中,凌晨目不斜视站立其中,冰凉的潭水淹没下半身。他深吸一口气后,朝着岸上的老者点了点头,表示做好了准备。

张真人看到,微微一笑,停下了手中把玩刀子的动作,瞄准站立在潭水中的孩童,双指夹着飞刀直射而出。那刀子在空中划出一道黑线,朝着凌晨而去,小家伙漆黑的双眸急速收缩,一个侧身闪避,虽躲过飞刀,但白嫩的脸颊还是出现了一条红色的小口子。

“一次一把,为师会慢慢增加力度,不会手下留情的,徒儿可要做好准备哦。”

岸上苍老浑厚的声音响起,又一道黑线凭空出现,速度比上一把还快。水中的孩童来不及多想,直接跳起,一脚踢走飞来的刀子,嘴角扬起笑意。

可当落下时,小家伙没有留意,脚踩到长着水苔的大石头,没站稳直接滑倒,一屁股摔到水中。

“哎哟,我的屁股啊!”

虽说小家伙现在炼体八门开了两门,皮肉厚实。但因为绑着重霸铁的关系,自身重量加上高度下落的惯性,这么一摔还是吃不消。

张真人瞧见这一幕,无奈的撇了下嘴角,还未等小家伙站起,又一把飞刀射出。但这一次射出力度之大,直接让飞刀发出破空声音,只留下残影。

凌晨还瘫坐在水中嬉皮笑脸的揉着自己屁股,听见‘咻’的一声,茫然抬起头想看个究竟,却发现一道光影、一个黑点在自己眼中逐渐变大,直逼而来。心脏发出危机感的颤动,漆黑瞳孔再一次急速缩小,凝成一个黑点。就在声音越来越大,飞刀越来越近之时,小家伙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睁开吧。”

听见张真人沧桑的声音,凌晨才缓缓睁开双眼,当他看见停在自己鼻梁上方的刀尖,吓得眼睛都成斗鸡眼,小手不停扒拉,屁股往后急速挪动,与停在半空中的飞刀保持距离。

“凌晨!习武之路不是玩乐!别以为你如今开了炼体八门中的两门就洋洋自得,体魄双修没有那么容易,也没有那么轻松!一个不注意都会随时死亡,你知道吗!”

岸上传来的怒斥如同春雷一般在小家伙耳边炸开,凌晨脑子嗡嗡作响,张真人的话语一字一字的在脑海中回荡。

的确,如同张真人所说。这几个月的修炼,让小家伙觉得习武并没那么困难,特别是在自己开启八门中的第二门‘休门’之后,更让他整个人开始放松,骄傲起来。

缓缓起身,凌晨握住停在半空中的飞刀,突然用力朝着大腿刺下,刀尖很快穿破皮肉,插入其中,血液顺着潭水流出,很快染红周围一片。

“师父教训的是,徒儿知错了。”

小家伙咬牙忍住大腿传来的疼痛,露出了刚开始修行时的认真神情,朝着站着岸边老者喊道。

岸上老者被小家伙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本想说些什么,但一看到那认真的神情,张开的嘴唇又合上,只是稍稍点了点头,神情也跟着严肃起来。一瞬间,张真人四周漂浮着密密麻麻数十把飞刀,每一把飞刀刀尖都对准站在潭水中的凌晨。

“既然你准备好了,那继续来,记住,努力用本能去感知飞刀,躲避危险。”

话音刚落,张真人四周漂浮着的一把飞刀直接朝水潭方向射出,凌晨稳定心神,竟缓缓闭上了眼睛,站在水中微微侧头,双眉紧锁,一动未动。

直到飞刀即将临近,凌晨才轻挪了一下身子,完美躲过。老者见状,欣慰的捋了下胡须,漂浮着的两把飞刀同时射出,两条黑线在空中交叉划过。

“这一次,是两把。”

站在水中的凌晨轻声唤出,眼睛依然紧闭,眉毛拧成一团,握紧的拳头手心全是汗水。

“臭老头曾说过,不要用双眼去看万物,而是用心去感受万物,我想我稍微摸到点门道了。”

凌晨站在水中,闭上双眼后,世界本是漆黑一片,忽然间好像心神缓缓开启,感受到前方有两把飞刀袭来,速度却异常地慢,好似蜗牛爬行一般。

小家伙先是侧过左肩,躲过飞刀后,又立马侧过右肩,躲过了另一把飞刀。他就这么站在水中,下半身一动未动,一步未移,只稍微扭动了下左右肩,就躲过了两把飞刀。

双眼缓缓睁开,凌晨大喜,刚欲开口,突然觉得脑海好像要被撕裂一般,神识开启之后,好像被围困关押在脑中许久的猛兽突然找到逃生出口,一个个争先恐后要挣脱逃出,让脑袋要炸开一样,痛不欲生。

“啊!!!”

凌晨两手抱头,疼得发出叫喊,五官痛苦得扭曲在一起,无力跪在水中,身子缩成一团。岸上张真人急忙抬手,一股无形之力包裹着正抱着头四处打滚的小家伙,从水中移到岸上。

“徒儿坚持住,炼体者开启神识后,就会如此,你只有熬过去了,才算踏入体魄双修的门槛。”

张真人焦急的对着扭成一团的小家伙喊道,他早就知道会如此,可是却无可奈何。体魄双修固然强大,但是弊端也多。不光初期如此,以后每次修炼提升一个阶段,不光要受血肉之苦,更要受灵灭之痛,正因如此,自古以来,决定成为体魄双修者寥寥无几,但是每一个体魄双修者坚持到最后,无一不是傲立顶峰,成为最耀眼的存在。

小家伙扭曲着身体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大脑传来的撕裂般痛感让他快支撑不住,就在这时,脑海中不知从何处亮起七彩斑斓的光芒,光芒四射,像雨水滋润干渴的大地,让大脑的疼痛缓缓消失。

不过大脑的疼痛感虽然没了,但是凌晨此时身体内的内劲却又不安分起来,本是从天灵盖开始顺时针转动的内劲忽然生出另一股,绕着天灵盖开始逆时针转起,两股内劲在心脏交汇,蛮横的冲撞起来,撞散的内劲波及到体内五脏六腑,硬生生让小家伙大口吐血。

“稳定心神!努力引导体内两股内劲,炼体在外,炼灵在内,分成两条在体内流转。快!再这样撞下去你会爆体而亡的!”

张真人在旁急着大喊,却不敢妄动。

体内两股内劲又一次蛮横地撞在一起,小家伙这时不光口中吐血,两个鼻孔也流出了鲜红的血液,身上白袍一大半被鲜血染红。听到张真人的喊声后,凌晨盘膝而坐,却摇摇欲坠。他努力控制自己体内两股内劲,艰难地分开,像是河水引流一样,先把原先顺时针而行的内劲位置移动,让其稍微靠外一点,留了一点缝隙,随后又小心翼翼的把新生出来的逆时针而转的内劲移到刚刚留下的缝隙中,让其被包裹着。

虽然说起简单,但实际上时间却过去了一天一夜。张真人一直守护在自己徒儿身旁,脸上的皱纹好像又多了几条,整个人显得苍老了许多。

他知道,这引导体**劲分化没那么容易,期间不光自身经脉会悉数尽断,在分化内劲之后

逆月记  第三十章 开启神识!

,更要忍受自身重塑经脉的苦痛,那种感觉,当年自己是领教过的。只不过,张真人当时的年龄可比小家伙要大很多。

凌晨这时候脸色苍白,宛如白纸一张,毫无任何血色。他正在咬牙忍受体内重塑经脉带来的痛楚,那种感觉好像是数万只蚂蚁正在啃噬自己一样,又痒,又疼。

“徒儿,坚持下去!经脉重塑稳定后,就成功了!”

一旁的老者非常担忧小家伙会支撑不下去,忍不住鼓舞到。

而此时的凌晨想说话却根本没力气张口,他很难受也很急,因为体内经脉重塑是一点一点,非常缓慢的在进行,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支撑到最后,因为现在的他非常疲倦,全身无力,好几次都想放弃,直接倒头休息。可每一次一产生这个想法,母亲的笑容就会出现在眼前。

“娘亲。”

心里轻唤一声,凌晨双眼湿润,泪水从眼梢划下。

“娘亲,你在哪里,晨儿好想你。”

“娘亲,晨儿现在身体好痛,好难受,也好累。”

“娘亲,晨儿不会放弃的!”

“娘亲,晨儿一定会努力习武,日后能够找到娘亲保护娘亲。”

“娘亲,等着晨儿!”

泛红湿润的双眼睁开,一股磅礴气息从凌晨体内爆出。小家伙的心脏不知是因为先前两股内劲的碰撞还是其他原因,捆绑着的锁链光芒好像暗淡了些,一股如同汪洋大海般的气息涌入凌晨全身,淡蓝色的气息覆盖全身之后,本是一点一点正在重塑着的断裂经脉,飞快的被修复,经脉不但重塑完好,甚至比之前的还要粗大。

“这,这是?”

张真人见到一股磅礴的气息从凌晨体内涌出,先是一脸惊愕,而后当他发现这股气息非常熟悉之后,更是哑然。

“师父,我现在是不是算踏入体魄双修了?”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得花多少钱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具体多少钱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手术多少钱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需要多少钱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大概需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