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紫阳帝尊 第140章:又是押注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0:22

紫阳帝尊 第140章:又是押注

“事情原来是这样。”林浊微微点了点头,他目光望向林毅,“不知林毅师弟有什么想法?”

没等林毅答话,林画忽然怒声道:“他必须接受我的挑战!”

林浊厌恶的看了林画一眼,心中暗道,“林画这小子平时看上去无比精明,今儿这是怎么了?脑袋让门挤了?我都问了林毅这么明显的问题,你特么难道没看出来我是在帮你么?”

谁知,林毅这次反倒淡然说道:“要我接受你的挑战倒也可以,不过我们要……押注。”

“押注?好呀,你倒是说来听听,如何个押注法?”林画两眼微眯冷声问道。

“很简单,既然要玩,咱们就玩个大的。”林毅冷冷一笑,笑容中隐隐闪现一丝森寒之意。

宋丹书在旁边一听,眼角一阵狂跳,押注?又是押注?莫非这林毅又有什么后手不成?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藏经阁读书比赛输给了林毅,不但输掉了颜面,还输掉了宋丹书二十块中品真元石,那一次心疼的宋丹书好悬没狂吐老血。

这一次,看到林毅答应了林画的挑战,却又提出要押注,搞得宋丹书心中直发毛。

他偷偷瞅了林画一眼,就看到林画一副斗志昂扬之色。

不知为什么,忽然之间,宋丹书就想起前些日子,他自己逼迫林毅答应他的挑战的情景。想来当时自己脸上的表情,就和此刻的林画差不多吧。

如此一想,宋丹书心头顿时一紧。

他伸手一拉林画的胳膊,林画这时正在兴头上,根本没工夫搭理宋丹书,他大手一挥,把宋丹书推到一旁。

“不要拉我,既然他要和我对赌,我就成全他,看我让他连底裤都输掉!”林画狂笑道。

此刻,林画实在是简直是太开心了!

偌大一个林族,任谁都不会想到,他此去明珠学院大半年时间,在修炼上进步微乎其微,但他却练就了一副特殊本领-----无笔作画!

是的,林画这一特殊本领便是无笔之画,作画根本不用笔,他用的是剪刀。

一把貌不起眼,却又锋利无比的剪刀!

这把剪刀是他在一个山谷中无意中捡到的,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把剪刀却是一件法器,一件非常惊人的法器。

可化腐朽为神奇,可变草纸为名作。这把剪刀的唯一作用便是用来剪纸!

凭林画画狂人之名,输给林毅他怎么会甘心?他誓要找回场子,誓要将林毅狠狠踩在脚下!

所以,林毅越是不接受他的挑战

紫阳帝尊  第140章:又是押注

,越是反应激烈,林画心中越是兴奋。他觉得他死死抓住了林毅的短板,他要在无笔之画上狠狠地狂踩林毅!

林毅此刻脸色淡然无波,他冷笑一声,道:“你还没听我说出赌注有多大,你就一口答应,如果输了可别反悔。”

“笑话?我林画会反悔?”林画狂笑一声,“说吧,无论赌注多大,我都赌定了。”

林毅展颜一笑,道:“其实也不很大,五百块中品真元石好了。”

“什么?五百块中品真元石?”宋丹书倒吸了口冷气。

林画眼皮子一阵狂跳。

两人身后的小伙们一个个惊呼出声。

“五百块中品真元石?林毅莫非疯了不成?一名内门弟子半年时间自家族中领到的真元石也不过这么多。”

“林毅哪里来的这么大底气?他难道就有五百块中品真元石?要知道他可是刚刚成为内门弟子不久。”

面对众人的议论之声,林毅淡淡一笑,目光望向林画:“怎么样?我说的赌注是不是大了点儿?有没有超出你的承受范围之内?”

林画脸色顿时变得阴沉,周围投来的无数道目光,令他感觉脸上直发烫。

“笑话?五百块中品真元石而已,有什么大不了?”林画硬着头皮狂笑一声,目光审视着林毅说道:“林毅,据我所知,你才刚刚晋级内门弟子一个月时间,你确定你能拿得出五百块中品真元石?”

林毅一片平静说道:“五百块中品真元石的赌注,既然是我提出来的,我自然有足够的资本,这个你们尽管放心,不要忘了,我还有三颗丹药……”

林毅说着说着语气故意放缓,待得周围所有人全都竖起耳朵仔细倾听,他才继续说道:“一颗九转龙丹,一颗九转凤丹,一颗九转金丹。无论是任何一颗丹药拿出去拍卖,都会价值不凡,我用三颗灵丹对赌你的五百块中品真元石,说起来你还占了天大的便宜。”

林画一听,心脏狂跳,眼珠子瞪的溜圆,呼吸变得粗重,他将目光转向宋丹书。

宋丹书眼睛中同样难掩贪婪之色,他对着林画点了点头,道:“林毅所言不差,本月月底考核,他斩获榜首,家族会分发给他三颗灵丹。”

听宋丹书这么一说,林画心中更加笃定,他在心底狂笑一声:“好吧,林毅,这可是你自投罗,可怪不得我,我要把你的三颗丹药全部赢过来,一颗都不给你留!”

林画猛一拍桌面,大声道:“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开始,我的赌注是五百块中品真元石,你的赌注是三颗灵丹,咱们干脆让林浊师兄做裁判,谁输谁赢,全由林浊师兄定夺,怎么样?林毅。”

林毅眼神灼灼的盯着林浊,淡笑一声,说道:“我相信林浊师兄,一定能够秉公办理,绝不偏向。况且,我还有一副猛虎下山图在林浊师兄那里,由林浊师兄暂替我保管。”

林浊一听,心里咯噔一声,他瞅了一眼面色淡然的林毅,心中暗道:“这个林毅师弟也不是个善茬,他三两句话就把我将住了,如果我偏袒林画,他就会收回我抢走的猛虎下山图,如此一来,我只能不偏不向,秉公办理,当好这个裁判了。”

“呵呵,几位两位师弟如此信得过我,我就托大一次,为两位师弟做一次裁判。”林浊说着伸手一直四周围观众人,大声道:“我想,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林毅和林玉寒,谁作得画好,谁技不如人,我想大家一定都能看出来的对不对?”

林毅心中暗骂一声狡猾,这家伙居然想把二楼所有人全拉下水。

襄樊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襄樊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襄樊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襄樊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襄樊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