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33章 冒失老爸

发布时间:2020-01-16 17:25:15

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33章 冒失老爸

当警车消失在路口拐角之后,原本靠在墙上的徐斯雅像是被什么抽空了力量,她双腿微微一开,“噗噜”一声,一个黑色的女士包包从她裙子里头掉了出来。

徐凡见徐斯雅一手撑着墙,身子半蹲着,双腿还在细微的发抖,这样子就像刚蹲了半个小时的厕所后,突然站了起来,双腿麻的受不了一样。

徐凡见此,担忧的问:“斯雅,你是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包包表面有一排排装饰用的尖钮扣,我用腿夹了那么久,太硌人了。”徐斯雅无所谓的摆手说道。

“啊?我看看。”徐凡说完,作势就撩起徐斯雅裙子,可撩起一半,这才发现自己现在很没礼貌,他不好意思的讪笑了一声,放下了徐斯雅的裙摆,捡起她双腿之间的包包在手里把玩。

徐斯雅看着父亲,一手扶额,无奈的叹了口气。

自从父亲从植物人苏醒过来后,失去了很多记忆,他给徐斯雅的印象不再是以往那张不苟言笑的中年男人‘死气沉沉’脸,而是青春年少特有的朝气蓬勃脸。

经过个把月的相处,徐凡在徐斯雅面前没有任何父亲的样子,与她相处起来就如朋友之间一样,相比起徐斯雅记忆中的父亲那张不苟言笑的样子,徐斯雅更喜欢与如今‘亦父亦友’的父亲相处,

当然,如果爸爸能有个父亲该有的样子,别再这么冒冒失失,没大没小就更好了,掀女孩裙子的事都能做出来,哎,真是的。

正当徐斯雅还靠在墙上胡思乱想时,徐凡已经捡起地上的包包,正准备要走,却发现徐斯雅还是愣在原地不动,他扯了一把徐斯雅的手臂,说:“走啦。”

“噢。”徐斯雅这才回过神,踏着小碎步回到轿车到副驾驶,她一上车,就从徐凡手里夺过包包,手里一边翻找着一边说:“让我来看看那女人是不是真的把鉴定单给藏起来了。”

包包里头物品杂乱,不是卫生纸就是充电宝与数据线,以及一些小孩子喜欢吃的零食,徐斯雅翻了一会儿,总于在角落里找到了被揉成一团的亲子鉴定单。

看到上头显示鉴定双方没有血缘关系时,徐斯雅终于舒了一口气,而后一想到什么,抱怨道:“那孩子不是我弟弟,真可惜了那三万块钱。”

徐凡听了,不以为然的道:“你继续找找,里面应该还有两万多的。”

徐凡还记得李莉娜从他这拿了三万块之后,马不停蹄朝着麻将馆走去,一天的时间才输八千多,按理来说里头应该还有两万多的钱。

徐斯雅闻言,将包包翻了个底朝天,除了几个硬币之外再也没有一毛钱,徐凡见此,就知道那周某不守信用,肯定有私自打开包包,见财起意将钱给黑走了。

徐凡心里暗骂了两句,就启动车子,带着徐斯雅回到家里,等他们到家时,已经是凌晨时分,徐斯雅打开房门率先进屋,就看见母亲正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打哈欠,她疑惑的说:

“妈,你明天不用上班么,怎么三更半夜的还在看电视。”

林丹霞没好气的说:“还不是为了等你们回来,你说你陪你爸去看电影,看什么电影要吃了饭就出去,看到现在才回来,如果不是你爸爸就在你身后,我都怀疑你是不是那你爸当挡箭牌,背着我偷偷去找男朋友了。”

徐斯雅一把坐在林丹霞身边,搂着她的手臂撒娇道:“哪有一起呵别人看电影就是偷偷谈恋爱的,你看我和老爸去看电影,难不成我们是在谈恋爱啊!真是的,妈妈你一点也不开明。”

母女俩玩闹都顶嘴一番后,林丹霞就让徐斯雅赶紧去洗洗睡,当徐斯雅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后,林丹霞的连上立马浮起一丝媚意,莲步轻移走到徐凡身边,手臂一把挎上徐凡,拉着他朝着卧室走去。

徐凡见她双眼春意迷离,一想到林丹霞正值四十如虎的;年龄,他心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

李莉娜被偷包的第二天,就打来给徐凡哭穷,让徐凡赶紧给她汇孩子的抚养费,徐凡怎么肯帮别人养孩子,于是就驶出了老赖常用的‘拖’字诀,天天找借口说没钱,安排不出来。

也许是催促太多次都没得到什么,李莉娜的耐心被徐凡消磨殆尽,甚至还威胁徐凡如果不将钱与房子过户给她,她就要将孩子抱给林丹霞,让她来帮徐凡养孩子,徐凡最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好在徐凡凭着他三寸不烂之舌,硬将李莉娜暴躁的情绪安抚平静,李莉娜自以为抓到徐凡怕自己丑事败露给他老婆的把柄,徐凡不敢骗她,所以她还能容忍徐凡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至于能拖多久,李莉娜自己也不知道。

知晓父亲出轨事情的徐斯雅,起初几天都是闷闷不乐,不管徐凡带她去吃喝玩乐还是逗她开心,她都没给徐凡好脸色。

可喜的是徐凡从徐斯雅不经意间都小动作中,也看出了徐斯雅已经原谅了自己,这让他稍稍宽心。当徐斯雅说出两天后班级里会组织同学,在滨海附近一个镇上开发的旅游景点里举行场毕业聚会的时候,徐凡主动提出驾车带徐斯雅去参加,徐斯雅听了可开心,主动削个苹果奖励给徐凡。

如果说接近徐斯雅是对林丹霞的报复,那么接近曹淑媛则是对曹亚贤的复仇,对于这两人,徐凡肯定要两手一起抓。

因为这段时间徐斯雅放假,徐凡将大部分时间都抽出来陪伴徐斯雅,与她增长感情,所以对曹淑媛的联络有些冷淡了,从上次帮她处理过车祸之后,二人之间的联系时有时无。

今天是个烈日炎炎的日子,正当徐凡打算联络曹淑媛,免得她将自己忘了的时候,他忽然接到了曹淑媛一脸无奈的求助:“傅愁,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时间回到一小时之前,滨海九中初中部,九年级七班的教室里。

现在是下课时间,同学们趁着课间休息的这十分钟,去上厕所的上厕所,来讨论的聚着讨论,因为中考的临近,学生们谈论的内容也由游戏八卦向着学习的方向偏移。

初三(五)班的某张课桌旁,穿着校服的曹淑媛踩着椅子坐在上头,正手舞足蹈,绘声绘色的给身边的同学们讲述着什么,听她们的谈论内容大都是一些明星小鲜肉的绯闻情史什么的,在这布满考试前夕紧张氛围到班级里,稍显突兀。

这曹淑媛,一看就不是什么读书的料。

正当曹淑媛说得起劲时,教室后门忽然走进一个学生妹,她连蹦带跳走到曹淑媛面前,一脸促狭的开口说道:

“媛姐,媛姐,你知道我刚才帮物理老师上综合楼搬东西时看见了什么吗?”

说话女孩的脸上长着几粒刚发芽的青春痘,她是曹淑媛要好的小姐妹之一。

“嗯……”曹淑媛抿着嘴思考一会儿后,不确定的说:“你该不会是又发现有学生在综合楼上偷偷做,爱了吧?”

曹淑媛口中的这件事情是上个月发生的,那时有一对情侣来了兴致,借着综合楼很少人踏足,偷偷进楼里****寻求刺激,不幸被其他偶然路过的学生捅破。

事发之后在学校也引起相当剧烈的轰动,当事男女也受不了舆论压力转学,即使这事情过了将近一个月,但还是偶尔有人提及,既然别人这样问,也难怪曹淑媛会往这方面想。

“嗨呀,现在那还有学生敢跑到综合楼上去啪啪啪,怕自己那些破事没人知道嘛。”青春痘少女说道这,对着曹淑媛一阵挤眉弄眼,嘴里调笑着说:

“嘿嘿,我刚刚去三楼帮老师忙的时候,看到一辆骚黄的跑车停在校园门口不远处,没错!那正是你忠实追求者陈益鹏开来的,吼吼,他今天又要把你堵在校门口,强烈要求送你回家咯~”

“什么!那个傻逼又来了?!”曹淑媛一想起这人,顿时咬牙切齿着。

曲江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自贡市中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石家庄哪家医院治的好
临沂如何治疗牛皮癣
雅安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