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荒古战纪 第六章 非神非魔亦非妖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7:16

荒古战纪 第六章 非神非魔亦非妖

“主上,您是来解救吾等吗?吾族真的征服了这片残破的天地?”,炎山之中再次传出声音。

“这是什么声音,炎山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

“那柄神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群雄无比惶恐,这股气息太恐怖,满是杀戮之意,比魔更甚,仿佛与世间苍生万物为敌。

“咚!”

又是一声闷响传出,炎山一阵震动,密密麻麻的裂纹逐渐扩大,无数山石滚滚而下,而那些没有掉落的山岩慢慢融化成液体,成为炽热的岩浆,火光流转,并不脱落。

“血月教弟子听命!极速的返回蛮荒圣地,违令者,死!”

墨冥痕高声命令道,语气不容置疑,充满着凝重。

“万魔谷弟子速回圣地,如有违者!斩!”

万魔谷谷主做出同样的命令,显然看出事态已经到了极为严重的地步。

很快,连同正道各派,所有弟子也都全部离开这里,空中留下的寥寥十数者,皆是一方巨擘,不是一派教主就是一宗老祖,身怀绝世神通,有通天彻底的修为。

此刻那偌大的炎山变成一个火球,悬于九天之上,足以与真正的神阳争辉。

“让我来看看这里面隐藏的到底是何妖物”

有一派之主,踏天而来。

云梦泽碧水宫宫主!

亿万里云梦泽,碧水宫乃是其中的最强门派之一,水行神通,也算冠绝天下,如今由他来打破这僵局,最适合不过。

只见一道碧光,以碧水宫宫主为中心,如同涟漪一般向四周扩散开去,碧光所过,层层云海化为洪流汇聚,成为一方神池,只是里面所盛,不是凡俗之水,而是由天地灵气凝化,辅以独门神力炼制的阴寒冰水,寒光烁烁,可浇灭一般神火。

那神池很大,足以容纳整个岩浆火球,此时倒扣而下,阴寒冰水倾覆。

“哧!哧!哧”

阴寒冰水与岩浆刚一接触,突然一道火光逆天而上,瞬间将那方神池轰碎,顿时所有阴寒冰水若倾泻,冲刷而下。

同时,碧水宫宫主一声惨叫,眉心出现一道血痕,有猩红的鲜血留下。

“这怎么可能?怎会如此?难道”

仿佛感应到什么可怕的东西在靠近,脊背一股凉意直冲识海,他身形一顿,逃命似的飞退而回。

果不其然,他刚退,一阵嘎嘎邪笑就在他原来的位置响起,无形无影,看不到踪迹,那笑声仿若来自九幽,摄人心魄。

“本想看在你祝吾脱困的功劳上,送你一桩造化,为吾族效力,可惜你却不领情,嘎嘎嘎,真是可惜”

原来在碧水宫宫主以一道神念控制那方神池时,被火光击中,神池崩碎,那缕神念本应该消散,可他却清楚的感应到,它不仅没有消散,反而失去控制,并沿着与本体的联系,想反客为主,吞噬整个神魂,也幸亏他反应够快,意识到不对后,直接斩断那缕联系,饶是如此,依然神魂受创。

“哼!魑魅魍魉也敢放肆!”

血月教教主墨冥痕一声冷哼,大手一抓,将那一方虚空纳入掌中世界,无数魔影在其中出现,围剿而来,直接将那缕无形邪魂分抢而吞噬。

“天魔噬魂法!”

众强者一时震惊的无以,居然是传説中的盖世神诀,怪不得有此威能,要知道,魔道之法最是妖异,神秘莫测,而这天魔噬魂法,最适合元神、神念之间的对决,很是邪恶,极难练成。

此时,经过汪洋阴寒冰水的冲激,那巨大火球一分为二,变成无边火海,只见一个漆黑巨人,身躯数十丈,横躺在虚空之上,黑色鳞甲狰狞恐怖,天然生成,周身还笼罩一层猩红气体,散发着一股邪性。

而更加令人惊奇的是,那漆黑巨人的身躯上覆盖一道玄奥的图录,仿佛是一张天,将它束缚,使之不能动弹,玄奥图录神光流转,在吸纳火行力量。

“这这是太古时代留下的阵法?”当中有阵法宗师看出端倪。

“啊啊不好!”

“恐怕我们闯下了大祸?”

“此话怎讲?”有人不悦,沉声问道。

“你们看那图录”,那名阵法宗师用颤抖的声音説道。

“变暗淡了?”

“不错,这方火脉应该是某位太古先贤用以禁锢凶物之用,而那幅图录可以汲取大地火脉蕴含的灵力维持运行,日渐消磨凶物的修为,火脉一日不枯竭,这凶物一日不会脱困,如此一来,到最后这凶物的全部修为就会消磨殆尽,最终难逃灭亡的结局”。

説道这里,那名阵法宗师一叹,深吸一口气后,接着説道:“可是今我们破坏了这方火脉,使之灵力外泄,再加上万载的岁月侵蚀,已经难以支撑那阵法的运行,不过多久,这魔头就要提前脱困,到那时九天十地怕是无人是这魔头的对手!”

“你给我闭嘴,再説最后一遍,这鬼东西非我蛮荒圣地之物,若在胡言乱语,别怪我大开杀戒!”

万魔谷谷主直接打断,暴怒相斥,身后万魔虚影浮现,杀气在虚空弥漫。

“不是你魔道邪物,那从何而来?”

“死!乱语者就是这个下场!”

万魔谷谷主,身形一展,流光飞掠,在所有人尚未有所反应,来到那人身前,一指diǎn出,洞穿其眉心。

“你

!”

“魔头还敢逞凶?”之前与之对决的中年人,竖掌劈斩而下,杀将过来。

“还真当我好惹吗!”万魔谷谷主冷声回应,抡起拳头,丝毫不打算退避,与之硬撼。

身后的万魔虚影,分开几道迎向其他几人,并不畏惧以少战多。

这一击之下,虚空震颤晃动,变的不稳,爆开的气浪席卷开来,碾过苍穹,向镇压凶物的方向拓展。

而在即将靠近那幅玄奥图录时,凶物的心口处,突然发出温润的白光,虚无而朦胧,将那股力量阻挡在外。

“铮!”

突的,一声剑鸣,如龙吟,响彻九天!

“是那柄剑!”

一把平淡无奇,甚至有些破败的剑插在凶物的胸口,同时,剑所在之处亦是玄奥阵法的阵眼,图录上所有的流光均是以之为中心在运转,所有强者都看出,一旦剑出,凶物就会被解禁,是以无人敢去夺剑。

时间如水,飞快流逝,火脉之中蕴含的灵力已经变的极为稀薄,那道束缚凶物的阵图也已停止旋转。

“啊啊啊”

一声刺耳的鸣啸,被镇压的凶物突然暴起发威,笼罩在它周身的污红气体,发出诡异的红光,急剧膨胀,将阵图撑开一道狭xiǎo的间隙,霎时,一股浩瀚的诡力席卷而出,将一方天空变的污秽,当中有若有若无的邪性逸出。

“它它要脱困了!”

“这可如何是好?”

有人惊恐,脸色刷白,不住的后退,唯有魔道两教教主与逍遥书生等有限的几人,屹立不动,脸上布满凝重之色。

就在所有人以为凶物要脱困时,异变陡生,万道炫白剑芒如同烈日暴碎一般,冲天而起,无尽的杀气浩荡开来,横推一切,竟将污秽的苍宇肃清,连同那股邪异的魔性也被斩没,同一时间阵图再次将凶物封印。

“吼!这该死的剑!待吾脱困之日,就是你毁灭之时!”

一只巨大的手掌,涌动出恐怖的力量,一把抓住剑尖,试图毁掉大阵的阵眼。

巨手不停颤抖,神剑铿锵铮鸣,两者激烈对抗,霸绝的气息,在不断觉醒。

这时,正道一方突然走出一人,是天道宗长老,神色狰狞,眸中闪过一丝暴戾,驾驭千丈雷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阵图上方,握住双拳,一拳轰出,一道真龙霹雳,矫跃而出,撞向阵图。

“他想做什么”

“该死!”

相距最近的墨冥痕与万魔谷谷主同时身动,万魔虚影呼啸,破碎苍穹,另一边,太阴之力弥漫,万千月华冷刃,飞斩而下。

“你!”

见此,北堂野脸色铁青,不知是为门下师兄弟的胆大妄为而怒,还是因万魔谷主的向同门出手而怒。

“嚓!”

在万魔虚影惊天一击下,那天道宗长老来不及反抗,就被轰杀,形神俱灭,而月华之刃流光斩下,却没有能够追上真龙霹雳。

下一刻,那道九天霹雳就撞击在玄奥阵图之上,顿时火光飞溅,阵图四分五裂。

“哈哈哈,万万载,吾终于脱困了,哈哈,尔等xiǎo儿,过来受死,做吾恢复力量的血肉,也不枉浪费这等皮囊!”

荆州牛皮癣
铁岭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巴中整形美容手术
荆州牛皮癣医院
铁岭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